betway必威官网注册

返回betway手机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一别西湖,又是江南烟雨

时间:2015-06-19 00:53
     若说,江南是一湾琉璃般的月,那么,我便是那月下观潮的行者,游于碧波清舟之上,心中默然漾出一朵水莲花,只消一眼,竟是永远。

  暖风熏得游人醉,趁着假日小闲,也想做一回文人雅士,赏一番山外青山、西湖歌舞,于是,终得如愿,值五月的初夏时节,着一袭轻装,踏一地明媚的阳光,前往西湖一游。

  本非江南的归人,却在这片水乡栖居好些时日了,因此,乘往杭州的路仅一站之遥,很快到了目的地,我会心笑了,且不问前方美景如何,至少我的脚步已追随我的心抵达彼岸,圆了我许久以来的梦!

  许是假期,人潮未免拥挤,放眼望去,西湖边人流攒动,到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以“人山人海”来形容恐怕一点也不为过。然而,我以为诗人的眼里必定是充满着美的,他们的眼光亦必是异于常人的,那敏锐的视觉和细腻的触感总会给这片风景留下多多少少唯美的画卷,否则又哪里来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盛赞?

  一路前行,登上木质的游船,荡漾于西湖之上,一刻也坐不下,我扶着船沿的栅栏,享受这憧憬已久的山水。

  一直喜欢有山有水的地方,山的雄壮、水的柔美,总觉这才是自然的瑰丽,也无数次地渴望有一次生命的沉醉。其实,西湖的山并不稀奇,不比黄山,西湖的水也非圣灵,不比瑶池,那么,为何吸引了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墨客,甘愿挥笔为之着就一篇又一篇旷世名作?从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到白居易的“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从孙锐的“白苹红蓼西风里,一色湖光万顷秋”到周起渭的“若把西湖比明月,湖心亭似广寒宫”,兴许这就是西湖的魅力所在吧,美的不是西湖本身,而是那其中蕴含着的饱满的文化素养,以及西湖沉底千年前的离人的泪和诗人的笔,一并都化作了江南的墨魂,终造就了西湖一景的盛名。 dedecms.com



  许多人说西湖并非那般美丽,去一次就会失望,其实不然,始终相信,你若心存美好,处处皆是美景,哪怕是足下的一草一花,无一不是赋有生命力的魂灵。因此,我来,是带着一颗欣赏的心。

  随后陆续观赏了西湖的另几处景点:三潭印月、白堤、断桥等,终是乏了,最后落脚在断桥边上,静静地立于这传说中的“断桥”之上,周遭传来《断桥残雪》的音乐,和着一片微凉的暮色,坐了下来,远望空蒙山色,近观潋滟波光,倒也十分惬意。

  置身于这片梦中的江南,不禁想起白落梅,我喜爱的栖居江南的禅意女子。记得她曾说,开间茶馆吧,在某个临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有一些古旧,一些单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遗忘,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还有那么,那么一个客人。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那么,我想,隐居西湖该是最好的栖息,那些流过的往事亦会被一一捞起,过滤成鲜明的记忆,交给流年去澄清,直至风淡云轻。

  如画江南,永远像梦境一般落在每个人的心里。多少行色匆匆的旅人,相逢在山水间,从这道杨柳依依的堤,摆渡至那道烟花纷飞的岸。在西湖边漫步,忘了自己也是个萍客。只因一次偶然的路过,我便注定种了多情的因,尝得菩提的果,那些因为来过这个多情之地的人,原本淡然的心性,也开始有了牵挂,总是会爱上了烟雨小楼中品茗的闲情,爱上了午后阳光下打盹的慵懒,爱上了一朵花的欢颜,一剪流光的浪漫。 copyright dedecms

  其实不过是个爱做梦的女子,闲情诗赋,望尽天涯归处,期待一份烟雨中的邂逅。不浓不淡,不早不晚,千万人之中恰好地相遇,相约一场矢志不渝,让满池的西湖水为我们见证。

  怎奈缘如潮水,潮涨潮落,无律可循,亦无从改变,也许我们能做的唯有且行且珍惜。因为只有这样,走过的岁月,才不至于留空白。在生命的过程里,不求奋笔疾书,翰墨四溅,只要摊开一卷素纸,静静地写下一阕清词:人生有情,无关风月。

  今生,也愿做一个心性淡泊的雅士,安静素然,锦时清简,情系山水,心若空明。

  起身,看云霞醉梦,晓雾生烟。身处繁华尘世,心在云水之间,韶光似风烟过隙,一展欢颜,又怎能,辜负这一段盛世华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倾城的暮光中,我载着满怀的喜悦翩然而归,留下一程多情的足迹印在西湖的湖心,随时间沉浮。我只是你千万游客之一,而你却带给我千万种思绪。

  今夕江南下起了雨,忆昨日,一别西湖,又是江南烟雨。
------分隔线----------------------------
推荐内容